首页> 文明聚焦

新时代大陈岛垦荒人

来源:台州日报 发布时间:2019-05-17 14:47:14 作者: 叶晓光 牟永选

“大陈岛垦荒精神”就如坚守在岛上的那座灯塔,在茫茫大海中告诉夜行归来船只,不要迷失方向,在惊涛骇浪中给人信心和力量。

上世纪50年代后期,467名青年垦荒队员,响应团中央“建设伟大祖国的大陈岛”的号召,毅然登上满目疮痍的椒江区大陈岛,与驻岛部队一起开展战天斗海的垦荒和建设事业,铸就了“艰苦创业、奋发图强、无私奉献、开拓创新”的“大陈岛垦荒精神”。

如今“大陈岛垦荒精神”就像当年老垦荒队员们在岛上种下的一棵棵树苗,长大成林,扎根挺立在大陈岛上。他们用青春和汗水铸就的“大陈岛垦荒精神”,在一代代大陈人心中生根发芽,激励着他们为建设“小康的大陈、现代化的大陈”而奋斗。

“大陈岛垦荒精神”是根植于台州的红色革命精神,是代代相传的优良品格,与“红船精神”一脉相承。2019年1月,市五届三次党代会把“大陈岛垦荒精神”升华为台州城市精神,并把“两个大陈”列为台州现代化湾区建设的“八大标志性项目”之一。大陈岛迎来了新一轮的发展机遇。

4月中旬,记者来到大陈岛,寻访独具台州地方特色的红色资源,聆听新时代垦荒人的故事,他们中有些是扎根海岛30多年的中老年,有些是刚上岛不久的青年。我们从这些不同年龄的新垦荒人身上,找到了他们坚守海岛的足迹,看到他们那颗青春无悔火热的心。

三位“合伙人”上岛办民宿

在椒江区上大陈岛,石云友(图中)、李喜俊、易平三人合开的民宿御圣居,在“五一”前开门迎客。

大陈岛分为上大陈岛和下大陈岛,其中下大陈岛已入驻多家民宿,上大陈岛还是一块待开垦的地方。

今年51岁的椒江人石云友,在椒江开有酒吧和餐饮店等,也曾在云南丽江开过民宿。以前,石云友经常带亲朋好友去大陈岛游玩,被岛上的美景所吸引。于是,他卖掉在丽江的民宿,将资金转移到上大陈岛,和两个合伙人一起,投资1500万元,创办了岛上首家规模民宿,民宿前面就是待开发的沙滩。

4月15日,记者在岛上见到石云友时,他正在为民宿的开业做最后的收尾工作,他说:“上大陈岛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青山碧海,建一家上规模的民宿把游客留住,这是我来岛上开垦迈出的第一步。”

钟威:80后岛上创办“城市餐厅”

钟威,1986年出生,当过兵,追求前卫,喜欢做菜。因为2016年的一次上岛游玩,他辞去椒江城里的工作,来到椒江区大陈岛。

2017年,钟威在大陈岛上租下一幢800平方米年久失修的老民房,“其实就是一块‘废墟’。”钟威说。

在这块“废墟”上,他投资120万元,请专业设计公司重新设计、修建,花了近一年的时间,一间崭新的餐厅在2018年4月29日开业。

大陈岛旅游分淡、旺季。淡季,餐馆一天收入可能不到200元钱,而旺季,最高一天收入达到了2万元。他说:“忙的时候,感觉周围都有人叫你的名字。闲的时候,一天都没有一个顾客。但为了给上岛的游客提供不一样的体验,我们还是要坚持下去。”

钟威根据大陈岛到椒江陆地的距离,给自己这家带有田园气息的现代化餐厅取名“廿九海里”。

翁丽芬:十八岁上岛执教扎根海岛三十载

翁丽芬生于1971年,在椒江区大陈实验学校任教三十多年,是全国人大代表。

三十多年前,翁丽芬刚到大陈实验学校任教时,学校在上大陈岛。那时候从大陈岛到椒江的船要开四五个小时,船上人货混杂,还伴有浓浓的柴油味。有时候好不容易买到了回椒江的船票,但由于浪大,船靠不了岸,回家的机会就这么错过了。

现在岛上交通方便了,经济发展越来越好,但常住人口大量外迁,海岛学生开始锐减,翁丽芬和老师们开始探索特色教育。

在今年全国“两会”上,她提出,将大陈岛列为全国中小学生研学实践基地,让中小学生开阔眼界、增长知识、了解国情、热爱祖国,提高他们的社会责任感、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,以教育转型带动大陈岛的经济发展。

王海强:“垦二代” 传承父业守海岛

王海强今年51岁,椒江区大陈镇人,是老垦荒队员后代。1987年12月,王海强进入大陈岛电力行业,32年来,他从普通线路工到大陈供电所党支部书记,中间被调到椒江东山、海门等供电所任职。后来,他又回到大陈供电所。

在大陈岛,针对藤蔓缠绕电线,造成线路跳闸的难题,王海强充分利用岛上风力资源,设计了“风趋式防缠绕装置”,有效地解决了这个难题。他的这个设计也获得了2015年度浙江省QC成果一等奖。

在大陈供电所22年,面对岛上复杂的地理环境,王海强和同事们发扬大陈岛垦荒精神,起早摸黑,踏遍岛上角角落落,守护着岛上的“光明”。

王海强说:“只要岛上需要我,我会一直坚守下去。”

项文斌:三十年坚守为了海岛这个“家” 

项文斌是椒江区大陈卫生院院长,1969年生于大陈岛。大陈岛常住人口在旅游旺季有1000多人,大陈卫生院医护人员有21个,负责全岛居民的医疗卫生工作。

项文斌1987年来到大陈卫生院工作,一直到现在。32年来,除了妇产科,其他科室他都做过。

岛上很多居民都是看着他长大,也喜欢找项文斌看病,项文斌对他们的病情都了如指掌,有时走在路上,村民有什么健康问题,就直接把他拉住,让他帮忙看看。项文斌说:“大家都很随意,跟家人一样。”

吕敬一:守在大陈岛 看了20多年的“海和天”

20多年前,来自东北的吕敬一(图右)怀揣着“好男儿要当兵”的志向,来到椒江区大陈岛当一名雷达兵。20多年来,他扎根海岛,以岛为家,守卫着祖国的东大门。

刚到大陈岛时,还没上岸,吕敬一的心就凉了半截:码头就是几根水泥桩子,几座盖着篷布的破房子孤零零地立在山上。连队的卡车坏了,新兵坐着锈迹斑斑的拖拉机,一路颠簸到了雷达站营区。

后来,吕敬一有过调离大陈岛的机会,他却选择留下来,“因为这么多年,这么多战友,有感情了”。

20多年里,吕敬一参加各类比武竞赛获得第一名有40多次,荣获首届全国“卫国戍边英模”称号,并和其他9名英模一道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受到习主席的亲切接见。

陈云华:大陈岛上“烂好人”危难关头显身手

在椒江区大陈岛,有位被岛上居民称之为“烂好人”的船老大叫陈云华,对于岛上的居民来说,陈云华叫什么并不重要,但他做的事,却牵着每位岛上居民和每个家庭。

陈云华1958年出生在大陈岛。2009年,他买了一艘小船,并组建了大陈镇岛礁协会。从那时起,他就担起了岛上应急病人转院运送的任务。

有一次凌晨1点,陈云华接到电话,岛上一名难产妇需要紧急转院。当时海上大风11级,他二话不说,只靠导航和雷达,把这名难产妇安全地运送到椒江城区的医院。

有病人家属问他,你把油门拉到底,船开的这么快,万一船坏了怎么办?他说,坏了就坏了,船不坏,我们就把命给捡回来了。

“如果我不去送这个病人,这个家庭就被拆散了,老婆成了寡妇,小孩子没了父母,父母在,小孩子才有温暖。”陈云华说。

十年来,陈云华在风浪里共救了200多人。

编辑:陈玲波